• <small id='rsrr3xdn'></small><noframes id='hjji5q4j'>

      <tbody id='txjceagu'></tbody>
  • 散文
    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散文 >
    关于邂逅秋天的散文
    时间:2020-09-30 15:10点击量:
    江南,多么有诱惑力的地方;西湖,古典浪漫爱情的代名词;扬州,古代帝王的向往之地。朦朦细雨、漠漠炊烟、依依垂柳、萋萋芳草,谱成了一曲曲醉江南的小调,也酝酿了许多人心中的江南梦。古代的诗词歌赋,历代的文人墨客,赋予了江南太多太多,一首首关于江南柔情的古诗词,一篇篇描绘江南仙境的美文佳作,一句句书写江南风情的话语,如何不让人心旌动摇,如何不让人魂牵梦萦? 原本计划清明假期去扬州,只为一句烟花三月下扬州”。想亲自欣赏一下广陵实佳丽,隋季此为京”的胜景;领略一下天下三分明月夜,二分无赖是扬州”的诗意;感受一下二十四桥仍在,波心荡、冷月无声。念桥边红药,年年知为谁生”的凄清……而后来自己偶然的机遇让我邂逅了杭州,邂逅了多情的西湖,当然还实现了心之所向的扬州行之梦。 为期一周的学习,获得了很多东西,课程丰富多彩,印象最深刻的是讲形象礼仪的女老师,形象气质俱佳,说话声音甜美,既懂茶艺,又会品酒,俨然一副见之忘俗的风景画。只是觉得江南地区的人语速似乎有点快,某些课有点赶不上节奏,但的确收获多多。 终于可以在学习结束后得空游赏淡妆浓抹总相宜”的西湖。约好了同学,散步在西湖的长堤白落梅散文,畅聊彼此的中大情缘,拍摄几张文艺的美照,想到了宋代林升的山外青山楼外楼,西湖歌舞几时休。暖风吹的游人醉,直把杭州作汴州。”虽欣赏过夜晚时分的西湖,特别是平湖秋月,轻轻拂面的春风,碧水微微的波光,如诗如画一点也不为过。白天的西湖更真实、更妩媚、更柔情,东南第一名州,西湖自古多佳丽。临堤台榭,画船楼阁,游人歌吹。十里荷花,三秋桂子,四山晴翠。”这或许就是西湖的魅力,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向往西湖,向往杭州,真真是一座多情的城市。王安石的一首《登飞来峰》飞来山上千寻塔,闻说鸡鸣见日升。不畏浮云遮望眼,自缘身在最高层。”把飞来峰高耸入云的气势描写地淋漓尽致,登飞来峰,观灵隐寺,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想象力和感受力之丰富,借诗抒怀壮志,不畏世俗的勇气从此诗中可见一斑。 清明假期的扬州之行,也还原了梦中的古都扬州。瘦西湖一片桃红柳绿,暖日凝花柳,春风散管弦”,春天是扬州最美的季节,也是去扬州最好的时间。古代帝王如此喜欢下扬州,估计也是被扬州的万种风情所吸引。瘦西湖的四十多个景点,记忆中关于二十四桥的诗句最多,二十四桥空寂寂,绿杨摧折旧官河。”、廿四桥边草径荒,新开小港透雷塘。”二十四桥明月夜,玉人何处教吹箫?”……在二十四桥拍照之时,抬头竟然发现天空出现了美丽神奇的光晕,一直坚信真正美的东西是无法用言语表达的,只可亲身感受。说不清楚的扬州之美,自然有她令人沉醉的魅力。文昌阁、仙鹤寺、个园、何园、史可法纪念馆都具有典型的江南风情,即便一些小道小巷也有着难以言说的水乡醉意。当然,还路过了王安石笔下的京口瓜洲一水间,钟山只隔数重山。”的瓜洲之景,听到了唐代王湾所写的镇江的北固山,只是可惜了没有机会亲自去感受”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”的早春之景。 游走古都,一定不能错过最具有代表性的古色古香的街道,杭州的清河坊古街只在夜晚的时候逛过。扬州的东关街,白天和夜晚的风情我有幸都欣赏到。徘徊在古街上,真的可以感受到古都的魅力和沧桑,特色糕点、民族服饰、古朴酒坊,一览无余。站在古楼上俯瞰整个古街,仿佛可以遥想到曾经的繁华喧闹,夜市千灯照碧云,高楼红袖客纷纷。如今不是时平日,犹自笙歌彻晓闻。”这或许就是夜晚扬州的最真写照。 路过全新的城市、去到另外的地方,喜欢去参观当地的学校,这也是自己旅行的必修课,因为我觉得学校最能代表当地文化的氛围,也是最安静的地方。 在浙大华家池校区学习,所以可以近距离感受这个被誉为小西湖”的校区。最喜欢池边的垂柳,她拂烟掠水的风姿,让我不禁留诗一首最是多情江南柳,依依翠影客心留。群芳婀娜芳菲色,唯念堤畔玉纤秀。”晚上去了浙大校本部——玉泉校区,虽是夜晚,但走在林林葱葱的校园里,依然可以感受到浙大深厚的文化底蕴,路过怡善堂餐厅还去吃了一份超大份量的面,好有北方的感觉。去了西溪校区,见到了正在浙大读博的研究生同学,唯一遗憾的是没有去到紫金港校区白落梅散文,不过杭州,我们还会再见的! 扬州之行,自然也会去扬州大学,虽然没有把扬大八个校区全部参观完,但依然感受到了扬大的魅力。在这样一个颇具有古典风情的城市中,相信扬大一定也会是人杰地灵的圣地。 回想自己走过的大大小小的学校,山农、中大、暨大、华工、华师、华农、中国人大、南开、天大、东大、广西师范、厦大、还有此行的浙大、扬大,每个学校都有独特的风姿,也有属于自己的文化熏染。以后如果有机会,想参观更多地学校,看更多的校园风景,满足自己的校园情结…… 杭州,我邂逅过;扬州白落梅散文,我去过。邂逅江南,还原了心中很多东西,圆了自己小小的愿望,实现了自己的江南梦。去杭州的当天,广州下暴雨,恶劣的天气,只能在机场从早上六点多一直等到下午两点,幸好航班没有取消,江南之行顺利实现了。去到杭州,天气有点微冷,而扬州更冷,据说每年这个时候温度已挺高的,今年可能比较特殊。月有阴晴圆缺,天气时不时也会有自己的小脾气、小情绪。出发当天广州除了暴雨,还下了冰雹。看到有人在早上五六点去西湖边拍的美景,也想下次再去杭州,再走西湖,去领略清早袅袅炊烟中的西湖。想要看到别人看不到的风景,想要经历别人难以经历的故事,就需要比别人出发更早,忍受更深,接受更多。 忙碌繁重的现实,渐去渐远的人情,恍恍惚惚的生命,无奈纷扰的社会,到底谁可以顾得上谁?前段时间因脑部供血不足,经常头晕,去过医院,流过眼泪,这期间也真心感受到了周遭朋友的关心。很感谢可以有这样一次邂逅江南的机会;很感激在杭州之行中,有同事的校园导游,有同学的西湖陪伴;很感谢扬州朋友的热情招待;很感恩这个世界可以让我遇见你们。 不来忽忆君,相见亦无事”。邂逅江南,看到了江南的春天,留下了美美的照片,带走了温馨的回忆。旅行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,看到不一样的风景,看到生活还是阳光满满。 人生这段旅程到底有没有方向?问过自己许多次,但却始终没有答案。一生中遇到的人、经历的事或许早已注定,万事皆如此,没有任何差别,只是时间早晚而已。或许人生很长,也需要空白格,只是这个社会从不相信眼泪,即使在疲惫,即使在无语,也只能用最阳光、最积极的姿态面对,即便相信所有的正能量都是骗人的,但依然用正能量来告诉自己,相信一切都会好的! 下一站,期待;下一站,天晴;下一站,幸福! 看到天气这般晴好,让它白白地消逝,实在有些可惜。于是,打开记忆的门,在这阳光明媚的午后做一次匆忙的回眸。原本未曾想到过在这仓促回眸之际,于记忆深处捕捉些什么,但记忆里的邂逅总是不期而遇,不知何时开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。 所谓邂逅,妙的是它的偶然性与一次性,是完全出乎意料让人毫无精神准备的,遇着那样的时刻心里总会是满满的、朦胧的欢喜。事也许还是那事,人还是那人,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,如何叫人不欢喜才是呢? 记忆里彩虹彼端的山岚,是一缕弯弯曲曲的潮汐。辗转上岸的距离,有七种颜色可以连接缤纷的过去。白鹭鸶在远方山头,优雅的姿态被人用水墨上瓷。易碎的雨季,常常用节奏轻快的鼓点敲打过去。屋内泛潮的湿气,在储存日趋发酵的回忆。我整箱倾倒出,与你相关颜色的过去。那些青春如酒的美丽,芬芳满地。 这是方文山《青春如酒》的意境,深远而性感。而让我别样感动的是,这首歌是我在乡旅中遇到的一位农民大叔传唱的。青春总是冠冕于年轻人,殊不知青春没有标记,它是一种心态,也许存在在放荡不羁的任意侠客,也许存在在明媚如风温暖如光的记忆它存在在任何地方,任何时间。 没事我爱闲逛,因为渴望邂逅那样的景致:小桥流水,朗风媚阳日记,再加上几株垂柳。让你觉得虽未曾谋面却又似曾相识,恰如贾宝玉初见黛玉时那样:这个妹妹,我曾见过的。”那样的风景,它不猛触你,它不骚扰你,它却令你有小小的很是性感的姿态——惆怅。于是就会有西风老树下人家,池塘边落落野花”的随意联想,接下来便忍不住的想骑一匹温顺的野马,蹓跶在往昔岁月的落花小径之中。 或许那哒哒的马蹄,对于某一个人来说,尚是一种美丽的错误;如果那人恰是戴望舒《雨巷》里的结着丁香愁怨的一样的姑娘,那又该让人如何窃窃欢喜才是呢?可是啊,我不得不说这只是异想天开,想我一个此番平凡的女子,想要遇合那样可遇而不可求的艳遇,那得需要多少由来、多少铺垫、多少修为和多少缘分啊?但在回忆里,我确是可以赖皮无状地有此邂逅的,偏一个瞬间,我就能见到那远去的油纸伞以及锁住深情的双眼。 自己总有种江南情节,说不清是杨柳依依的温柔,还是风景如画的美色吸引着我,莫名的喜欢着,也许这就是种缘分吧!什么缘由,也许真的不重要,来到这世上,也不过是短短几十年,心所吸引所牵念的,尚且来不及,又何必那么认真呢? 写着写着,连自己都变得混混沌沌,语无伦次,只因这记忆里的过去不断刷新而太过于温暖丛生了,以致于素笔难描。但心里明白,这和往事邂逅的时刻与情境,恰如在一个滴露的清晨漫步,那点点滴滴的露珠,凉凉爽爽的滴在了心田。 邂逅唐模,邂逅一段艳遇,邂逅一段爱情,邂逅一段姻缘。据说七仙女在唐模的徽浮古道石板路上拦住董永,并让槐荫树作媒,成就了一段传说佳话,槐荫树成了天下第一媒”,树枝上挂满了祈福红绸。唐模是中国的水口园林第一村,唐模的水口是古徽州十大水口之首,唐模水口建有檀干园,因前门檀木而得名。 檀干园建于清初,为村中一许氏富商满足老母一睹杭州西湖而耗资建造,故又名小西湖”。小西湖面积10余亩,园内三潭相连”,有三潭印月”、湖心亭”、白堤”、玉带桥”、镜亭”等美景。檀干园过道用鹅孵石铺砌,拾级而上是鹤皋精舍”,规模宏阔,上下对厅,中有天井,正堂有程天放题写的鹤皋精舍”横匾,桌、椅、床、家具陈设古色古香,花卉盆景,清新淡雅。上下厅客室有联曰:春秋多佳日,山水有清辉,一水通烟留月,四时扫石看花”。檀干园内一个巨大的孝字把古徽州的程朱理学发挥得淋漓尽致。镜亭里间四壁镶有十八块书法碑刻,是宋、明、清历代大书法家蔡襄、苏轼、黄庭坚、朱熹、文徵明、祝允明、董其昌、查土标八大山人等名流的手迹,左长廊正中,有水榭伸向荷塘,名花香洞里天”,由黄宾虹先生以篆体题写。 沿水口的茶园石板路(徽浮古道)向村落走去,有一凉亭曰沙堤”,四面虚阁,八角飞檐,各悬铁马;亭前矗立在路中央的是同胞翰林坊”,尽管牌坊的石雕并不怎样,但它是唐模许氏的荣耀。唐模最初是汪华的太祖父汪叔举为避战乱的临居地,五代后梁时期(923年),汪华后裔迁居于此,为纪念先祖取名唐模,是汪姓聚居地,后许氏投奔汪姓姑丈在此安居,然而造物弄人,多年以后许氏超过汪姓,成为唐模第一大姓(村中还有程、吴两姓)。 檀干溪水从村中流向水口,民居布局在檀干溪两岸,千米檀干溪有桥十三座,太多为石板桥,其中有双拱廊桥为高阳桥;唐模有许氏宗祠和许氏支祠,而寻遍村落不见汪氏祠堂,只在一棵千年银杏下有一个太子庙,导游说有一千多年了,其实为汪华建庙是在1114年宋政和年间钦定的,因此太子庙最早应该建在南宋年间,唐模的太子庙应该在八百年左右。 沿檀干溪两岸相对有百幢白墙青瓦马头墙的徽派建筑,为明清建筑,有民居、祠堂、店铺、油坊等,鳞次栉比,错落有致。水街还建有40余米长的避雨长廊,廊下临溪设美人靠,供人休息。 唐模是末代翰林许承尧的家乡,许承尧是近代著名诗人、方志学家、书法家,是黄宾虹的同窗,原本可以在翰林府品读一下大师的文采,遗憾的是许承尧的翰林府被一家开摄影的吆喝着,这对淡泊名利的许承尧是莫大的讽刺,或许是徽商贾而好儒的真实写照。 唐模建于唐,培于宋,盛于明清,这个有着一千三百多年的古村落至今仍保持着唐风明韵,让人驻足忘返;而文化的沉积让这个古村落更有魅力,置身于唐模古村落,仿佛行走在山水画卷中,令人目不暇接;而那些在阅尽百年繁华中沉寂的古树,以及而那棵象征汪氏荣华的、在寂寞声中苍桑了许多千年银杏,如同徽浮古道上的茶园石板在风雨中诉说自己的历史。 邂逅唐模,如同邂逅着唐风明韵的女子。
    白落梅散文 描写景的散文 散文随笔投稿 有关父亲的散文

    <small id='e0wq4e37'></small><noframes id='4mhr1gs7'>

      <tbody id='hytwcbag'></tbody>
  • <small id='uw1ojsr9'></small><noframes id='cseyflis'>

      <tbody id='l934rlkv'></tbody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