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body id='5yrko2o9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dy2oljwd'></small><noframes id='14xwhitd'>

    散文
    您所在位置:主页 > 散文 >
    关于散文诗小路
    时间:2020-09-25 11:52点击量:
    一 是谁?又在窗外吟咏一曲乡音的歌;是谁?又在檐角释读一首恋乡的小诗。 哦,是那三月连绵的细雨,从遥遥的故乡而来,正沙沙又点点滴滴平仄在我的耳畔,我心的乡愁乡恋里。 饮一口小酒,遥望故里的方向。这乡思的心,便如浸透的种子,开始无端地膨胀起来。我的泪涟珠挂,也似这檐前的雨滴,直把乡愁的那条小路洇湿,呈淡淡清亮迂回的小径,并直挂上遥遥的山间…… 二 拾起挂历上,一枚枚落红的枫叶,细细珍藏心中。如今,我才发现,几多飘零的日子,如一叶落单的候鸟,为了明日的幸福与未来的希望,日日在寻找自己的家园。但无论身在何方,安居何处,精神的家园总离不开故里乡土,心灵之绳也恒永栓在故土门前的那棵老榕树上。 就是孤寂清冷的夜晚,独对那轮明晃晃的秋月,悠悠的遐思,也总系上遥遥的天边。哦,于这寂寞孤清的夜,乡愁犹如一大片一大片郁郁葱葱的韭菜,长了割,割了又再长,她没完没了地疯长在我的案头,我的枕边,我悠悠的梦里。可一醒来,什么也没有,什么也不见了。 三 曾经的悔恨,曾经的希望——哪一天也能放下手头的活儿,让我踏上归乡的旅途。然而,那雁南飞的彩云总迟迟不能到来,一如清远悦耳的笛声,只闻到悠扬的声响,却看不到笛影。那份思乡的愁绪,也就日日挂在眼帘,埋在心里,成了我永恒的伤与永恒的痛。 数十年了,日子如翻飞的云朵,就这样一片片过去了。那朝思暮想的弯弯小路,当否还记得我牧童时的倩影;那鹅卵石铺就的小巷,是否还斜挂我纯真的笑语;还有,还有那早已荒弃于岁月深处的小石磨……所有的这一切,只能再现于我遥遥的童年记忆,却能时时给我以淡淡的怀想和淡淡的温暖。 哦,乡愁,是杯酽酽的茶,清舔之后,总是回味无穷;乡愁,是盏浓浓的酒,细品之后,总会泪眼潸潸…… 雨后,田野闪动着古朴而苍茫的景色。湿漉漉的小草,绿油油的庄稼,在小路两侧轻笑。错落有致的庄稼,沉浸在甘霖滋润的喜悦里。雨后的小路,湿润而柔软,野草如地毯,踩着舒坦而富弹性。比不得如今的柏油路,危险伴随不说,迈一步脚骨酸痛。 小路上有很多野草,蒲公英,猪耳菜,蔓儿草.....叫上名的,叫不上名的,杂而碎的小草,夹杂着细而碎的花,在人们脚下挣扎着存活。也许,你一辈子也叫不全小草的名称,但是,小草认识你,认识村中每一个人,认识村里每一个孩子,还认识村里每一头牛、马、驴、羊,还有在村口戏耍的鸡鸭猫狗。小草世世代代,一茬茬,一年年,就在这里,生根、发芽、开花、结子,繁衍生息。虽然,野草卑微,但它们不甘心,它们顽强生活在自然的夹缝中,点缀自然的景色。它们当然想去大田里,那儿是所有野草向往的优裕之地,就算飘,也要扬眉吐气一次。是呀,那儿土地肥沃,吃喝不愁,但是,那却不是野草生活的地方。蒲公英不是飘去了吗?蓟草不是飘去了吗?菅草甚至将根深扎地下,最后呢,还是无影无踪了。那里的野草最先被清除,想着就会心惊胆战。还是在小路边安家栖身,扎下根吧,不起眼,不为人注意,命运就是这样安排,小草认了。 雨水遍洒,滋润了庄稼,也滋润了草。小草平时蹭水习惯了,委屈无由向人诉说,而今,终于敞开了憋屈的胸怀。经过新雨的洗礼,翠绿,碧绿,深绿,浅绿,绿色世界,姿态万千,自然无敌,魅力无限。走在这乡村的小路上,趟着露水,嗅着泥土的气息,闻着青纱的清香,心为之动容。静风扑面,酣畅而惬意;脚步轻缓,松软而舒适。与泥土的亲密接触散文投稿,地气顺着脚心直达头顶,谁不为这茁壮动情呢。轻轻侧头,不时地躲开绿纱的撩拨;小心挪步,不时地绕开低洼的积水,鞋子,裤腿粘满了泥点儿,这回归原始的趣味,不一般,谁人领? 曾经熟悉的小路,走过无数次的小路。结伴打草,扛锄下地,拿镰收麦,小路上刻下了青少年的脚印。多少次微风吹起长发,吹动青涩少年五彩的梦想,吹动有志青年打拼天下的雄心。行走在这狭窄的田间小路上,有时会沐浴雨丝,你会尽享那别致的感受,老天会如此惠顾,让你清凉和清醒。你还会微闭双眼,仰头任雨洗面,静下心倾听点点滴滴的尘封记忆。有时你会身披阳光,让影子在小路上伸展拉长,你会舞动拳脚,想象巨人的力量。有时你会静立思索,让春风拂面,清风如佛手,摩挲路边的草禾,无声无息,你会感觉自然的爱抚。一些鸟儿在草丛禾海穿过,不时鸣叫,或追逐情侣,或招呼幼仔。 田间小路神秘而又深邃,静谧气息笼罩着你,你脚步轻轻,好似怕惊扰大自然遥远的梦境。傍晚,田间小路幽静,小路上隐秘着故乡的历史,挡不住好奇的目光,想去探觅。太阳西沉,小路上响起此起彼伏的虫鸣,万籁俱响,田野顿时热闹起来。虫鸣,是催促回家的乡音土语,熟悉也陌生。小路上,弥漫着牛粪味,土腥味,青草味,还有丰收的麦香味。春耕秋收,夏长冬藏,一年四季,小路见证了生命的开始和结果。小路通向村边,鸡鸣狗叫,牛走羊跑,漂浮于小路上空,萦绕在人们心头,醉了。 小路与青纱帐划上了等号。幽深的小路,曲曲弯弯,宛如苍穹的黑洞,走近去,立刻被吞噬。两侧是密不透风的绿墙,青禾叶划伤了面庞和胳膊。抬头,只有蓝色的天空和漂浮的白云。头顶着天,脚踏着地,小路承载着生命的嘱托。小路承载着欢乐和乡愁。小路躺卧在那里,一年复一年,一日复一日,似无怨艾。自然生物自然而生,自然而灭,而小路却世世代代任人践踏。我不知道小路的来龙去脉,我就知道小路是先人踩出来的,走的人多了,就成了路。先人伟大,小路更伟大。我想与小路相依相伴,天长地久,小路欣慰,而我却失信。小路会不朽吗?七月,闷热让人烦躁,也会有风吹过,禾叶刷刷作响,如有千军万马。那风也是一阵凉一阵热,让人想逃离,出路杳茫。汗滴小路,魂落土里。 小路的空气中,所有的音符无不在耳畔,回响于心间,驻足静听,优雅的,悠扬的,低沉的,哀怨的,透露出来的有兴奋也有感伤。小路上人来人往。走近了,几句熟悉亲切的乡音留下不尽的韵味,传递着热络。小路上的牛马迈着悠闲的步子,啃着路边的青草,冷不防也会伸长脖子,偷吃庄稼的叶片。大千世界,芸芸众生,有多少情感纠结不清?童稚的欢笑、呼喊甚至啼哭,都为小路添彩,让小路与乡村紧密连接。小路是村里抻出的一根根线,无论你走到哪里,都会被柔韧牵回故土。 夏秋之际,走进小路,那是进入一个全新的世界。一般小路边都会有一条垄沟,流着清凌凌而凉丝丝的井水,水面或飘着水花或草屑,跟着水走,看水渗透在干渴的土地,有轻微的滋滋响声;假若有心,晚上来听,还会听到禾苗拔节的嘎吧声。那是比任何音乐都动听的声音。不用拿着书本走田间小路,也不用矫情地装腔作势,回顾四周的青纱帐,油然升腾的情感散文,即使一声呼喊,也是对大地的挚爱。大抵就是一部读不尽的大书,脚踩着字符,心里流淌着历史。谁不想在此时此地,聆听天籁之声,发思古之幽情呢? 生命短暂,而小路也不能永远。走了几辈子的小路,跟人的生命一样,慢慢淡出了视野。变迁如白驹过隙,转身回首,小路已消失不见。高楼林立,厂房遍布,柏油路,水泥路,让小路无处遁藏。田园的小路已成过往,人们捡拾记忆的碎片,连缀碎片的故事,寻觅故事的开始和终结。那已经是后来人了。而后来人早已习惯了现代生活,小路,小路管我底事? 岁月的风霜染白鬓发。记忆中的美好如过电影,站在村口,望着小路,小路还是那条长长的一条线,牵着心,带着暖,呼唤着游子。 乡村的小路是泥土铺成的,泥土是它的根,它蜿蜒着一直伸向远方…… 这条小路承载着庄户人的希望,曾祖父走过,祖父走过,父亲走过,我和弟弟妹妹们也走过……我们就是从这条小路上走出来的,走得离家乡越来越远了。 小的时候,父亲牵着我的手走过那条小路。那时候不知道父亲领着我去干什么,又为什么走这样的小路?上面布满了厚厚的尘土,路面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脚印,花纹各种各样,又深浅不一。每当这个时候,我就问父亲:我们什么时候不再走这样的土路呀?”父亲每次的回答都是一样的:等你长大了就不走这样的土路了。”我似懂非懂地点着头继续走我的路。 冬去春来,我越来越觉得这条路承载的东西太多了,它仿佛是乡村的血脉流向远方。因为我知道乡村不老,这条血脉就永远鲜活地流着,流淌着故乡人生生不息的故事。记得那时,村里谁家从外地娶了姑娘回来,都得从这条路用车拉进村子来。我们这些小孩子就跟着婚车看新娘,那新娘美滋滋地,好像还挺傲气。车老板就想捉弄她,于是就把车赶进了横垄地,新娘一看说:怎么把车感到这里了?”车老板说:这就是所说的颠轿子,一颠去百病。”于是新娘子就从口袋里掏出烟来给车老板点上,车老板就把车赶出了横垄地,驶上了乡村的小路。新娘子长舒了一口气,从此她就成了我们村的媳妇。但是那时候嫁过来的少,嫁出去的多,主要还是村里穷的缘故。 上小学的时候,上学放学我还是走这条小路,只不过那时觉得背的书包越来越重,好像里面装了很多重物。父亲告诉我,那里面装的是沉甸甸的希望。对于这希望我也是似懂非懂的,只不过觉得自己是在做什么大事情,因为家里人没有粮食吃的时候,我还吃得饱饱的去上学。放学的时候,父亲怕我走不动就去接我回家,我们父子俩走的还是那条曲曲弯弯的小路。春天到来的时候,路两旁的野花开了,便有蜻蜓和蝴蝶飞来飞去的,但是那条小路还是那样,没有什么变化。 二十多年过去了,去年的假日里回乡下去看望家乡的左邻右居,亲朋好友,我还是沿着那条小路回乡的。可是这一次的感觉可不同于20多年前了,小路修得很宽,还铺上了柏油,光洁的路面上没有一星尘土。乡村的小路啊!虽然古老的东西已经悄然逝去,但留给后人的是思索是希望。我这个在外的游子细细地品读着乡村的小路,就像品读一部古老的画卷。读村庄花开花落,品乡事云卷云舒。于是我悟出一个道理:只要心儿同在,故乡的小路就永远鲜活地蜿蜒着,蜿蜒在故乡人的心中,蜿蜒在游子的心里。我们这些游子就像故乡的风筝,乡村的小路就是长长的丝线,无论我们飘向何方,根永远属于可爱的故乡。 我是穿着千层布底鞋,踩着家乡的那条黄土小路,走进水泥钢筋矗立的城市来的。 层层布头,用米粉糊糊紧、贴实,太阳晒干散文投稿,剪成底子,白索线如奶奶的头发,一针针密密缝纳,青面白底松紧带,合脚、舒适、方便自然。 我知道,不管我行走有多远,无论城市居住的时间有多长,我的心,都会永远思念着家乡的那条小路,那条留在我童年记忆深处的黄土小路。 家乡的小路,在记忆中,永远的弯弯曲曲,高高低低,永远的不卑不亢,内敛低调。它们有的上贴悬崖,有的下临深壑。有的扶摇往复,有的缠绕山间,有的伸进小河,河对岸又在延伸,纵横交错,山重水复,星罗棋布。既像一条无尽头的绳散文投稿,又像一条无尽头的水,一山傍着一山,一村挨着一村,彼此紧密相连,亲密无间。 小时候,我就走在那条小路上,去上学,去放牧,去挑水,去赶集。小路上,留有我歪歪扭扭的脚印,露水湿了新鞋;小路上,留有我撒欢时流下的汗水,还有踢破脚趾头流淌的鲜红的血;小路上,留有我一路童稚歌谣,断断续续,依依呀呀。路边水潭,印有我稚嫩的脸庞,春绵绵般痴迷、傻乎乎的憧憬。许多年后,当我再次踏上家乡的那条黄土小路,虽然还像以前一样那么窄,那么陡,那么高,那么险,可是走在上面,却如年少一般,走得轻盈利索,走得胸襟坦荡,走得欢畅无比,走得帅气阳光,走得踏实、豪迈。 我喜欢清晨时分走上这条小路。此时,小路稍显寂静,三三两两早起的村民,扛着锄,提着筐,拉着车,走向希望的田野。此时,微风徐徐吹过,带动树枝摇摆;云朵悠悠飘移,幻化天的脸面。晨雾不愿彻底散去,静静谧谧,朦朦胧胧。小路在雾气的遮掩中,显得神秘绵长。我迫不及待地奔走在小路上,登上高坡。不多时,一轮红日从东山背后冉冉升起,顷刻间,山前山后一片金黄。放眼望去,远处的大山,在红日的照耀下,空旷高远,雄伟宏大,气势磅礴。 我忽然想起小时候,奶奶牵着我的手,就是顺着这条小路,不知走了多少遍。及至长大了一点儿,轮到我牵着奶奶的手,还是顺着这条小路,不知走了多少遍。而今,我独自在这条小路上徘徊,却失去了亲我养我的奶奶。奶奶活了八十岁的高龄,满头银丝,做得一手针线活,从小到大,我的一双脚都被奶奶的布鞋保护着、温暖着,爱恋着。临终了?!临终我却未能见上一面。一下子悲从中来,奶奶呀,我今日是回来看你的呀!你我却隔着一层黄土。我跪拜在小路边奶奶长眠的黄土地上,仿佛看到奶奶颤巍巍地向我走来,绽放一脸榆树皮样的笑,仍像从前一样亲切,温暖,慈祥。此景此时,我的眼泪止不住滚滚出来。仿佛听到自己的灵魂在发问:十六年的养教,十六年的恩情,奶奶在最需要你的时候,你在哪里?泪水奔涌,似乎洗净了我愧疚的心,它让我知道,奶奶终究不会再回到我的身边了。但我知道,奶奶的品格是无私高尚的,奶奶的精神是坚强不屈的。 傍晚时分,天边彩霞夕照,布满温馨,河滩上的柳枝摇曳,轻柔飘逸,村落的枣树吐翠,瑞香四溢。忙碌了一天的父老乡亲,随着炊烟的牵引,沿着小路,移影归来。他们一生都在黄土小路上行走,一头牵着希望,一头挂着幸福。他们一生都生活在这块黄土地上,一次次充满希望的耕耘,可不一定每次都能盼来沉甸甸的收获,他们的日子还像十多年前一样清贫,但他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却一如那长势良好的庄稼,既生机勃勃,又热烈迫切。 不知何人初踏路,不知路人谁先行。这条无名的小路,从它诞生那天,就静静地躺在那里。祖祖辈辈,世世代代,子子孙孙都从它的身上起步,都从它的身上走过,它无私无畏,无怨无悔。不知哪一位哲人说过,从山中小路上磨炼出来的人,以后无论遇到多么艰难曲折的路,也挡不住他前进的脚步。诚如斯言! 故乡的小路,是人生的小路。它记载着我最初的人生,记载着我生活的艰辛,记载着我顽强的意志,记载着我刻苦的追求,记载着我远大的理想,也记载着我美丽的梦。 我是穿着乡下的布鞋,踩着故乡的那条小路,走进城市来的。 十几年来,日月在变,事物在变,惟一不变的,是我对家乡那条小路的思念,既亘古绵长,又地老天荒。
    散文投稿 散文作文500 散文诗怎么写 宝宝一周岁散文
  • <small id='gpsbxeel'></small><noframes id='n60gyq07'>

      <tbody id='ud87ipon'></tbody>

    <small id='bwpdg0k0'></small><noframes id='jvloo3e8'>

      <tbody id='zjrsbq5q'></tbody>